129见血封喉
书名:特工凰女倾天下 作者:竹儿妖妖 本章字数:3942字 更新时间:2021/06/21 18:28:10

“那怎么行,诗诗怎么可以嫁人呢?”唐信琛急的差点从病床上蹦起来,他第一个出言反对,阁主真是越来越惹人讨厌了,要是诗诗妹妹嫁人了他怎么办?

“嘿…”安然眨巴着眼睛,故意逗弄着唐信琛道:“我说的是诗诗嫁人,又不是你嫁人,你着个什么急?再说了,你俩什么关系呀?你凭什么反对诗诗嫁人呢?邵伯母可还什么话都没说呢!”

孟诗诗立马停下手里的动作,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对话内容。

唐信琛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一眼孟诗诗的小红脸儿:“我和诗诗妹妹从小就认识,我当然可以有发言权了,不过你说的也对,邵伯母都没发话呢!这事儿你说了也不算。”

“对呀!我也没说我说了算,你干嘛这么着急呢?”安然已经给唐信琛上好了药,她拍拍手里残留的药粉说道。

唐信琛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我不是担心诗诗妹妹被人骗了嘛!”

“就算你俩认识又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担心,说到底还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孟伯父和绍伯母同意,这事儿有我做媒人,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吗?”安然睨了一眼唐信琛,小子,让你装,快装不住了吧?

“我…”孟诗诗直起身子,垂下脑袋,两个食指不停的打着转:“其实我也没想过要嫁人,我还打算多陪我娘几年呢!”

“哦?”安然的尾音拖得长长的:“你到底是不愿意嫁人,还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看来这事儿我要跟绍伯母好好说道说道了,某些不正之风,可千万不能在我元宝阁发生。”

“我没有…”孟诗诗睁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安然,真是的,好端端的干嘛又牵扯出来这些事情?

“没有什么?”安然侧着身子用手挡在耳朵旁边:“说大声点,我没听见,你刚刚说了什么?”

孟诗诗这下算是明白过来了,安然这是拿她开涮呢!羞愤的孟诗诗一跺小脚,捂着羞红的小脸儿就跑出去了。

“哎?诗诗妹妹?你去哪里?”留下不明所以的唐信琛还在那里嘟囔着:“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还在上药呢!这就不管我了?”

“哎…”安然无奈的摇着头叹着气,伸手在唐信琛面前晃了晃:“别看了,再看眼睛都长到诗诗身上了,要我说啊!你就踏踏实实的等着孟诗诗嫁人吧!”

唐信琛拿斜眼瞅着安然:“她能嫁给谁?你又在搞什么鬼?”

“哎呀…”安然变得神神叨叨起来:“药我已经给你上完了,接下来你就好好休养生息吧!我先去看看其他兄弟们,然后就去跟绍伯母商量孟诗诗的婚事,最近正逢咱们元宝阁的多事之秋,办点喜事儿冲冲喜,那也是极好的。”

安然说完话就出了门,可怜唐信琛又行动不方便,只能在后面叫嚣着:“不是,你办什么喜事…你给你自己办啊!你别拿诗诗妹妹冲喜啊!喂…喂…”

安然偷笑着,没有回应唐信琛的话,就让他小子着急一会儿,刚刚吃孟诗诗豆腐的时候,可没见他这么着急过。

安然一转头,迎面就碰上了匆匆赶来的毛广义:“阁主,唐护法他怎么样了?”

“还行,他现在已经用了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兄弟们这几天怎么样了?”

这是安然最挂心的事情了,不过一回来她就先到了唐信琛这里,暂时还没有人跟她说起过兄弟们的情况。

“阁主…”毛广义的话语中带着三分钦佩,三分敬畏,三分臣服:“至从您孤身一人去了鬼雾山,兄弟们都已经从心底打定主意,这辈子都死心塌地的追随您了,您不在的时候,兄弟们也是空前绝后的团结一致,所以兄弟们这几天的状态也还好,倒是也没有增加伤亡。”

“行。”安然的心里有一丝欣慰,她没想到这次的事件,竟然会让元宝阁的凝聚力更加强大起来:“那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他们,想来兄弟们也肯定等急了。”

“阁主…”毛广义心里有句话憋了很久了,他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安然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吞吞吐吐的像什么样子?这好像也不是你的风格,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好吧!”毛广义终于下定了决心:“实在不是我危言耸听,我一直都觉得这次的尸毒事件,肯定是有人在故意针对我们元宝阁的做出的一次行动,因为据我观察,类似的情况并没有在江湖中其他门派盛行,甚至连周围的一些小村落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遇此劫难的就只有我们元宝阁,这就是一个让我们不得不重视的疑点,我们必须要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

毛广义的提醒让安然不得不谨慎起来,他提供了一条非常重要的消息:“这件事儿你有跟兄弟们说过吗?”

安然得知兄弟们中了尸毒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去了鬼雾山,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兼顾其他,所以对具体情况并没有多加盘查,却不曾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复杂。

“那肯定是没有了,要是连这种事儿都告诉兄弟们,难免会搞得兄弟们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这不利于我们元宝阁的团结呀!属下肯定是等阁主你回来才敢对你说出口的,只等你拿主意做决定了,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绝无二话。”

毛广义拍的胸脯‘咣咣’响,肯定道,他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儿了,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不过脑子的事儿?

“你说的是针对我们元宝阁?是单指针对碧游山庄,还是也包括属于我们元宝阁的其他产业链?”

这个问题必须要搞清楚了,元宝阁不过就是个刚建立的小门派,根本没有人会把元宝阁放在心上。

可是到底又是谁,会甩出这么大的手笔来对付元宝阁呢?难道是在武林大会上出了风头,遭人嫉妒了,所以就被人盯上了?

就目前而言,安然并不能确切的知道幕后之人是谁,甚至连一个嫌疑人都没有,敌人一直躲在暗处,处于敌暗我明的状态,更无奈的是元宝阁还必须快速的作出反应,否则就会被一直困在碧游山庄,到时候只会变得更被动。

安然突然的想到了一直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那只黑手。

“只是针对碧游山庄。”毛广义再次肯定的说道:“属下很仔细的留心过这件事情,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跟你乱说的。”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们稍后开会商议解决办法,一会儿你去召集所有的高层去会议室,现在我们先去看看兄弟们。”毛广义安然还是可以相信的。

安然反而倒是觉得这件事情,最好别藏着掖着,放手让兄弟们共同去做也未尝不可。

让每一个元宝阁的弟子都能感觉到被需要,他们才会对元宝阁有归属感,兄弟们之间的默契就是要靠合作才能提升的。

“堂主…堂主…你醒醒…”

正走在路上,远远的传来一个焦急的女声,上前一看原来是孟诗诗躺在地上,安然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把上孟诗诗的脉搏。

“阁主…”女子是朱雀堂的一个女弟子,名叫小兰,她一看那面具有代表性狐狸面具,就知道这是她们的阁主,只是她还是提醒的晚了:“孟堂主感染了尸毒,您刚刚又碰了堂主,您…”

女子的话未说完,但是安然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孟诗诗感染了尸毒,她又碰了孟诗诗,有很大的几率她也感染了尸毒。

“不妨事。”安然摇摇头说道:“孟堂主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兰这才说道:“刚刚属下从教场过来,就看到孟堂主在这里靠着围墙捂着肚子,属下还没来得及跟她打招呼,孟堂主就突然晕倒了,然后阁主您和毛堂主就过来了,阁主,孟堂主她怎么样了?”

安然微微一笑:“没什么大事儿,她可能是这几天照顾唐护法劳累过度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是。”小兰这才放下心来离开了。

“阁主,依属下所见孟堂主面色惨白,不像是劳累过度所致,倒像是…倒像是…嘶…”毛广义思索半天,一下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诗诗应该是腹痛难忍,因此支撑不住才晕了过去的。”安然接着毛广义的话说道。

“对,是这样的…”毛广义的眼神一亮:“那您怎么说她是劳累过度。”

“嘘…”安然伸出食指抵在床边,眨眨眼睛给了毛广义一个眼色。

“哦…阁主啊!您先去大堂,属下去找几个人来,把孟堂主抬回去。”毛广义立刻会意,紧接着二人就分两边走了。

‘铮…’

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朝着躺在地上的孟诗诗就砍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鞭子席卷而来,将男子连人带刀掀翻在地。

“哈哈哈…小子,爷爷早就察觉出你在暗中盯着了,我看你这回往哪儿跑?”毛广义跳出来哈哈大笑。

男子见势不妙,直接放弃了逃跑的机会,吞下了藏在嘴中的毒药,立即吐出一口黑血倒在了地上。

安然急忙上前探了探男子的鼻息:“死了,是见血封喉的剧毒,连吃解药的机会都没有。”

碧游山庄的大堂,中毒的兄弟们都集中在这里,由大夫统一上药。

“阁主来了…”

“阁主来看望兄弟们了…”

“…”

安然一到大堂,兄弟们的目光就齐齐的看向安然,就是面前这个身形单薄的女子,孤身从令人闻风丧胆的鬼雾山带回了枯心藤,挽救了他们的性命。

“兄弟们感觉怎么样了?我看你们精神状态还不错,晚上咱们是不是吃一顿好的,好补充补充营养?”安然笑着跟兄弟们打着招呼。

“切…阁主尽是来虚的,你咋不给兄弟人每人发一个娘子来的?”有弟子故意起哄道。

“就是啊!咱们兄弟跟着阁主,哪天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哪天不是大块儿吃肉大碗喝酒?”

“美人我这有的是,就怕美人看不上你,你还是洗洗睡吧!梦里啥也有。”安然打趣道,兄弟们还有精力开玩笑,她也就放下心来了。

“老婆我是不能给你们,老婆本我可以让你们慢慢攒着,这段时间兄弟们辛苦了,每人拿二十两银子打酒喝,上好了药的都去绍夫人那里领赏钱去吧!”

绍夫人就是孟诗诗的娘亲绍湘云,绍湘云从前跟着孟飞龙一直做生意,对管账之事颇为精通,后来安然就让她做了元宝阁的管账,做的还是非常出色的。

“好,领赏钱去咯…”一听有赏钱拿,兄弟们都乐的一蹦三尺高,上好药的兄弟们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账房拿赏钱了。

话说的再好听,也不如一些实际的好处能收买人心。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