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牢底坐穿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3701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梁正英挑了挑眉,道:“看来我想对了,你家果然出了事,对吧?”

宁然没说话,双手插进裤兜里,低垂着眉眼。

梁正英皱眉看她。

片刻,梁正英叹口气,主动走到宁然面前,严肃问道:“到底怎么了?方便让我知道吗?”

宁然纠结了下。

转念,宁然还是说道:“梁老师,我家的事有点复杂。您别淌这浑水了,免得惹了一身的腥,不值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宁然话音才落,梁正英就斥道:“什么叫浑水?我一个大人,难道还不会处理好吗?何况,退一步讲,我是你的老师,你是学校的学生。老师管学生,那是天经地义。”

再一回想宁然说的话,梁正英顿时就气上心头。

不说宁然帮了他那么多,他无以为报。

如今宁然终于有能让他帮得上忙的地方了,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那样不知好歹的事情,梁正英万万做不到。

而且,梁正英本来就担心白拿了宁然的恩情,什么也还不了,让宁然一个小姑娘吃亏,现在有这个机会还,哪怕真是淌浑水的事,梁正英也不会介意。

再难,还能难过宁然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姑娘孤身照顾两位老人吗?

那让他一个大男人的脸往哪儿放?

宁然定定望着梁正英。

差点就脱口而出,学校里那么多学生,也没见梁正英主动去帮过谁。

她心里一暖,但还是坚持道:“梁老师,这事儿真的不好弄,您先安心照顾师母,不用管我,我自己能处理。”

闻言,梁正英有点一言难尽。

他拿眼横着宁然,瞧她那张又乖又软的小脸,一时之间无语极了。

顶着这么一张脸说自己能扛,哪有可信度?

但宁然也的确是真懂事自立。

就是……不省心。

在梁正英看来,宁然太不让人省心了!

一个应该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哪那么多逞强?她还真以为自己一个小姑娘能抗下所有事情?

梁正英板着脸,道:“我姑且当你方便告诉我。”

说着,他在一旁的公共长椅上坐下,拍拍身边的位置。

不容置喙道:“坐下,说说看。”

要是换其他人,宁然肯定会理也不理,直接转身走人。

宁然看了梁正英几眼,也没说什么,慢腾腾坐下了。

梁正英就问:“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昨晚突然来医院了?”

“您知道我是昨晚来的了?”宁然惊讶道。

梁正英看她跟看傻子似的。

“这么明显的事情,用脚都能想出来。”

宁然悻悻的撇过头。

“所以出了什么事?”

宁然迟疑了下,道:“也没什么。”

对上梁正英严肃的眼神,宁然话头微滞,“好吧,有点事。”

梁正英静静等着宁然开口。

宁然叹口气,就从最开头,张翠芬带着王铁林找上宁清凤家要东西讲起,包括王铁林和张玲兰的那档子糟心事,后面也将张家跟宁清凤闹的始尾原原本本的跟梁正英讲了一遍,又把后来宁成晖为何受伤入院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她没告诉梁正英,张玲兰是被她威胁着冤枉王铁林的。

有些事情,梁正英还是不要知道为妙。

并非宁然防心重,只是梁正英为人正派,宁然也不确定梁正英是否赞成她那么做。

听的时候,梁正英的脸色一开始还挺正常的。

当他听到张翠芬最开始是为了一件衣服跟自己的亲侄女闹起来,他的脸色有些许微妙,后面听到王铁林欺辱张玲兰,他神色染上薄怒,再听到张翠芬为了维护自己的儿子叫来张家给她撑腰,梁正英满脸的难以理解。

而在梁正英听到宁然讲宁然的小姨为了洗清自己,不惜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亲生父母撇干系,他脸色彻底绷不住了。

难怪宁然始终一个人,学校档案上的亲属一栏上只填了外公外婆!

他看到宁然的档案时,还非常奇怪,宁然的亲属关系怎么那么简单。

哪有这样做小姨的?!

听到最后,梁正英知道宁然外公受伤的缘由,已经极为愤怒。

不敢置信的问:“所以,你外公是为了你那个小姨受的伤,但是你小姨丝毫不关心你外公,反而只顾着跟那什么张家要赔偿?!”

事到如今,宁然看开了很多。

不值当的人,也不值当生气。

她看了梁正英一眼,淡淡点头。

“我知道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那时候我刚去山里挖野菜回来。知道外公被人送来了医院,我就立即放下东西往县里赶,没成想……”

宁然顿了下。

梁正英怒道:“没成想什么?”

宁然默了默,她丝毫不介意在梁正英面前抹黑宁清凤一家。

反正他们的形象无需她努力,已经够黑了。

她就轻描淡写道:“在我要走的时候,我那个表妹叫住我,告诉闹事的张家人,一切都是我做的,我就被拦住了。”

“可你还是个孩子!”梁正英猛的起身,难以置信道。

那不是宁然的亲人吗?

宁然还救了她那个表妹,帮她解决了王铁林的事,她怎么能那么做!

宁然苦笑一声:“梁老师,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梁正英听见这话,心脏忽然缩了下,有点尖锐的疼。

他看着宁然明明还很稚嫩,神情间却意外成熟的小脸,所有话都噎在了喉咙里。

开口时,喉间涩的紧:“你有没有受伤?那个张家对你做了什么吗?”

宁然摇头。

他们倒是对她做不了什么。

说起来,她还真需要梁正英帮她做点什么。

宁然琢磨了语气,正要开口,梁正英突然道:“这事不能那么轻易作罢!”

宁然眼神微动。

梁正英严肃的看着宁然,正色道:“现在已经85年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遇事交由村里支书大队解决,那样给不了犯错的人真正的教训!”

说着,梁正英径直盯着宁然,道:“宁然,你也不能那么糊涂,将此事作罢。”

太给力了!

宁然眼前一亮,“梁老师,您是说……”

“报警!”

梁正英冷声道,“对你外公,张家是故意伤人罪,已经构成犯法,必须报警,关他们进去好好待几天!”

宁然也清楚,这时候的警局远不如后世那样公正严明,违法必究,中间暗箱操作的余地很大。

就算真的把张家人关进去,只要他们钱给的到位,一样能把他们以及王铁林给赎出来。

至少,能留个案底。

宁然:“可……我一个孩子,警局的人也不一定相信我。而且,我听说,张家村的支书跟警局的人关心好像还不错,张家人跟那个支书又走的挺近的。”

“你也知道你是个孩子,昨晚还敢一个人留下面对那张家人?!万一出事了你找谁?!”梁正英狠狠瞪了宁然一眼。

越想越气,梁正英实在忍不住,抬手就打了宁然脑袋一下。

刚打完,梁正英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打宁然的那只手顿时就僵了。

宁然也错愕了会儿。

实在是她已经十多年没被人这么打过了。

上辈子就连那个组织,对她也是客客气气,礼遇有加。

宁然反应过来,见梁正英尴尬,就缩了缩头,嘟囔道:“梁老师,您这下手也不轻点。万一把我给打傻了,开学可有你头疼的!”

看宁然没在意,梁正英松了口气。

那一瞬间,他还真和罗禾一样,把宁然给当成了自己闺女。

简直不敢想,要是宁然昨晚真的出了事,那该怎么办。

他依旧板着脸,道:“这还重?我看你是皮痒了!”

宁然吐了吐舌头,嘻嘻笑了两声。

梁正英皱眉,想了想,说:“这样,一会儿你去陪一下你师母,我去趟警局,替你报案。”

宁然怔住,“梁老师,可这样一来,要是张家人找上警局的话,你做我的担保人,会有麻烦的。”

梁正英就冷笑一声,“那正好。只要他们敢贿赂,我就能叫他们的人在局里把牢底坐穿!”

说这话时,梁正英眉宇间透着些傲气跟不屑,看的宁然一愣一愣的。

她下意识道:“梁老师,难不成您在警局也有人?”

梁正英看她一眼,拧眉道:“这不是你一个孩子应该管的,赶紧去照顾你外公。这事,我一定帮你。”

不说宁然是他的学生。

即便不是,他欠了宁然那么多人情,于情于理都该帮她。

况且……若是罗禾知道了,也会担心的。

宁然心底透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梁正英,面色不改道:“得嘞,多谢梁老师解我心头一患。”

梁正英道:“回头可能需要你去警局录个供。你别怕。”

“嗯嗯。”宁然笑呵呵的点头。

梁正英不放心的嘱咐了宁然几句,就起身急忙离开了。

在梁正英看来,这种事情宜早不宜晚,必须早点解决。

要是再晚点,指不定还能再生出什么幺蛾子。

同时,梁正英心底气的恨不能把张家一家子人全关进局里。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宁然那么委屈,听到她被那么多人欺负,梁正英心里就堵得慌。

尤其宁然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想到罗禾的话,不禁想,若是……若是宁然真是他们的孩子,他们怎么可能忍得了宁然被欺负的这么狠?!

他可能会被气疯的!

光是想想,梁正英就不能接受。

看着梁正英步履匆匆的离去,宁然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呆愣愣的。

宁然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有那么一瞬间,梁正英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位父亲般,急不可耐的要为受委屈的女儿讨回个公道。

宁然神情一黯。

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她才能找到她的亲生父亲。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