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的确是亲生父亲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2439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宁然道:“卢叔,麻烦你找一家可靠的医院,将这两份血液做一下亲子鉴定。”

她没有说这两份血液是谁的血缘,卢尤宗却在第一时间领会了宁然的意思。

怕是不太方便外露。

“秘密做鉴定?”

宁然抿了抿唇,点头:“正是。”

卢尤宗并没有问为何,直接收下,点头道:“好。做这东西大约得两三天,之后我再将结果给你。”

宁然和卢尤宗说好,便起身离开了这家咖啡馆,由司机送她回到了家里。

她回去的时候,宁成晖和许玉珠正在家里,许玉珠招呼宁然:“然然,刚才小顾打来电话了,说是有重要事情找你,让你回来了之后给他打回去。”

宁然迟钝的反应了一会儿,才走到电话旁边坐下。

她心想,十有八九是梁正英觉得不太放心,找了顾季沉。

这会儿,宁然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拿起话筒拨了顾季沉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只响了一声,就迅速被人接起。

顾季沉带着担忧的声音传了过来:“宁然?”

宁然嗯了声,问:“顾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语气如常,倒叫顾季沉一时分辨不出,她有没有受影响,现在心情是否不好。

顾季沉斟酌了下话语,问:“高考怎么样?”

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提起江家的事情,宁然有点意外。

顾季沉不说,她也不打算提,“还不错。应该是正常发挥吧。”

顾季沉:“那便好,依你的能力,不会考差到哪儿。”

宁然:“嗯。”

顾季沉:“吃过晚饭了吗?”

宁然:“还没,等会儿和我外公外婆吃。你呢?”

顾季沉:“我也没有,可能要等晚上再吃吧。”

宁然便关心道:“顾大哥,多注意身体,不按时吃饭对胃不好。”

顾季沉脾气很好的应下,但说完这些,他一时之间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沉默了一会儿,只好开口:“宁然,我听梁先生说,你找他问了你和江家那位的关系。”

宁然默了默,才道:“是。老师我,我和他长得很像。;

顾季沉很担心现在宁然会胡思乱想,安慰道:“宁然,长得像并不代表真的有什么关系。事情究竟如何,没人能够说明。在此之前,我们不用理会。”

话虽这样说,可谁也不知道,顾季沉现在慌得一批。

早在科研站的时候,他就知道宁然和江家那位长得很像了。

但顾季沉并不想让宁然知道。

长得相像这一点,会给宁然带来难以想象的麻烦。

是以这段时间,顾季沉一直在针对当年那些可能会见过江家那位的人做处理,争取在宁然到达京都之前,将那些隐患除掉。

最重要的是,顾季沉不希望宁然被牵扯进自己最后要做的事情里。

宁然明白顾季沉的关心,道:“顾大哥,我知道的。你放心。”

该做不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

只等两天后,她就能知道真正的结果。

顾季沉叹口气,与宁然又说了些话才挂断电话。

……

时间一晃而过,两天后,宁然和卢尤宗再次在之前的咖啡馆里见面。

这次,宁然早到了半个小时在那里等候。

她要了杯最苦的黑咖,一边望着窗外,一边等卢尤宗到来。

卢尤宗匆匆赶过来时,看到的便是宁然面色沉淡,眼神冷漠的样子。

他过去同宁然打招呼。

宁然给他也点了饮品,示意他先坐下休息,同时接过他手里拿着的文件袋。

看到它,宁然心里直跳,指尖忽然有些发颤。

问:“有人知道你做了这份鉴定吗?”

卢尤宗摇头,喝了口咖啡缓气,定了定神道:“我找了我朋友的医院,他的嘴很严,不会外泄。”

宁然捏紧了手,手指因用力而微微发白。

她不紧不慢的打开文件,看着表面上镇定不已,实则内心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活了那么多年,这是宁然最紧张的一次,仿佛她手里拿的不是几张纸,而是她的命运。

卢尤宗没看鉴定结果,是拿了文件后直接赶来的。

此刻,他看着宁然打开文件袋,抽出里面的纸看了一眼,目光渐渐下移,定格在某处,一贯淡定从容不迫的神情仿佛僵了一瞬,眼睛微微睁大,像是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之物,不禁开始好奇宁然究竟看到了什么。

他没开口说话。

宁然像是陷入了怔愣中,垂眼望着那份鉴定结果,仿佛石化一般。

良久,宁然才回神头也没抬的冷声说:“卢叔,你先回去。此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卢尤宗见到的宁然,素来冷静从容,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

他第一次见她这种模样,脸色似乎是有些难看。

但卢尤宗到底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留给宁然时间。

“好,我回去了,有事再联系我。”

宁然淡淡的嗯了声。

卢尤宗走后,宁然似乎全身的力气都没了,耸下双肩,怔怔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大约二十几分钟过去后,咖啡馆又来了新的客人,进来后看见宁然就直奔宁然而来。

对方见宁然怔怔的望着手里的东西发呆,微挑眉道:“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竟然会想到亲子鉴定这一招。”

这年头,亲子鉴定远没有后来那么广泛。

寻常人,基本上不会想到亲子鉴定,甚至还会怀疑它的真实性。

但宁然不会。

首先,卢尤宗找的是私立医院,医疗仪器和水平都是有保障的,其次,宁然在那两份血液样品中加入了一样东西,大大提高了亲子鉴定的准确性。

宁然怔愣的时间有些就,以至于她的脖颈与手都有些酸痛。

她活动了下手腕,抬头看过去。

站在她面前的,是谢明初。

她也约了谢明初来。

宁然张了张嘴,开口声音却有些哑:“我和江矜,不但有血缘关系,而且有百分之四十的亲缘关系。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谢明初诚实的摇头。

她又不是学医的。

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意味着,我与江矜的某位堂兄弟或堂姐妹,必然有直系亲属的血缘关系。”

换句话说,江家失踪的那位,已经就九成的可能,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因为江家当年的人中,只有那一位,与她的年龄想符合。

谢明初脸色微变,凝重起来。

猜测是一回事,验证又是另一回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