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谁脑子有病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2685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闻言,胡莱哦了一声,语调上扬,饶有兴致的看着宁然。

别看胡莱现在对宁然如此客气,其实他心底里还是很别扭的,也有一丝微妙感。

毕竟,宁然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他却已经满十八岁了,比宁然大了足足五岁。

因此,被自家师父要求用您来称呼宁然,胡莱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任谁恭恭敬敬的对待一个比自己小的人,还是个姑娘家,多少都会有点不服。

但胡莱确实也佩服宁然拿出来的药材,品质的确叫他无话可说。

眼下,听到宁然那么说,胡莱顿时就起了心思。

眼前这小姑娘多大?

瞧着也就才刚十来岁,最多不过十三岁吧?

可他呢?

他可是已经跟着在他师父白先行身边,学了有八年的药理知识,却也只是初窥门径,仅仅还是个学徒,只负责给客人取药处理药材。

他学了这么多年,都才只是这么个水平。

这小姑娘才多大,能学几年?

竟然还敢说出这么傲的一句话?

就是再贵的药材,胡莱都不信自己连估价都估不出。

不然,他这辛辛苦苦的八年岂不是白学了?

胡莱就笑了笑,十分从容道:“还不知道,小姑娘您贵姓啊?”

宁然小喝一口热茶,“免贵,姓宁。”

胡莱在心里寻思,在这附近,也没听说过有哪家姓宁的是中医大夫,还有珍贵药材的。

他留了个心眼。

“原来是宁姑娘,先前一直没问过,失敬失敬。”

宁然就放下茶,瞥他一眼,问道:“白老板短时间内能回来吗?”

胡莱心里有数,他师父去了老友家,没个把时辰回不来。

他微微一笑道:“还得辛苦宁姑娘,多在此等候一番。”

听他这么说,宁然心里就门儿清了。

她便站起来,伸手去够身边的竹筐,“既然如此,我就等下次再来找白老板。”

说着,宁然背上竹筐。

胡莱一愣,连忙道:“宁姑娘,您也不用坚持等到我家师父回来,我可以给您估价。”

宁然动作顿了下。

胡莱继续道“我也算是我师父精心培养的,这中草堂的各处物事,我也知道,就是宁姑娘您现在就要卖,我也是能做的主的。”

师父这几天已经叮嘱过他许多次了,若是有机会再见到这小姑娘,一定要想办法留她到他回来。

不过显然,这宁姑娘来中草堂,只是想卖药材。

一听他家师父不在,倒也干脆,等下次再来。

可这再次是多久,谁能预料的到呢?

既然要留人,总得挑对方感兴趣的。

宁然就看向胡莱,一双眼睛又黑又深。

“你确定,你能做主?”

胡莱肯定的点头,“是。”

“你也能估价?”

胡莱再次肯定的点头。

宁然瞧了几眼胡莱,倏地笑了声。

胡莱觉得宁然那个笑容有点奇怪,但具体奇怪在哪儿,他又说不出来。

心底一阵浓浓的违和感。

宁然啧啧两声,“行吧。上次看你对药材的熟悉程度,起码也接触五六年了。既然学了这么久,总得上阵试试手,积累点经验。”

一边说着,宁然一边看着胡莱,目光里充满了对小辈的慈爱。

在中医这方面,宁然是当之无愧的前辈。

胡莱:“????”

宁姑娘说的这都什么玩意儿?!

什么叫上阵试手?

什么又叫积累经验?!

他们两个人,到底谁接触中医比较久?好像是他吧。

可这宁姑娘怎么一副比他的资历还要久的样子?!

胡莱一言难尽的看着宁然,极力压抑着古怪的面色。

看这小姑娘年纪轻轻,长得怪好看的,怎么还脑子有病呢?!

宁然没管他怎么想的,弯腰把手伸进竹筐里,把已经在来中草堂前准备好的药材给拿了出来。

胡莱只看得到上面盖着它的麻布。

他:“……”

上次好歹是用包装着,这次竟然是用麻布这种东西?!

要不要这么不上心??

宁然转身在实木椅子上坐下,把药材放在旁边桌面上,慢悠悠揭开麻布。

胡莱双眼紧紧盯着它。

宁然随手揭开,又顺手在麻布上擦了擦手。

这个动作令胡莱差点窒息。

但随即,胡莱就闻到了一股极为难得的清冽药草香,伴随着一点难以名状的甘甜味。

定睛一看,他立即瞪大双眼。

失声道:“这……这是……三七?!”

宁然唔了一声,有些意外的看他:“眼神还不错。”

三七,为五加科植物三七的干燥根,主产于南方,味甘,味苦,性温,有止血止痛,活血化瘀的功效。

它主要含人参皂甙,三七素,也有抗炎镇静镇痛,增强免疫,扩张血管,降低血压,抗心律失常,降血脂,降血糖,促进蛋白合成等其他不容忽视的作用。

如果有足够的知识储量,就知道,《本草纲目拾遗》中曾记载:人参补气第一,三七补血第一,味同而功奕。

而《中国医学大辞典》也记载了,三七能通能补,功效最良,是中药之最珍贵者。

依胡莱如今的水平,本是还不到认识学习三七的时候。

所以胡莱能认出三七,宁然还是有些惊讶的。

更重要的是,宁然曾经说过,野生药草大多无味,甚至尝之即苦。

但凡有香气的药材,不是上百年的珍惜药材,就是生在钟灵顶秀之地的药材。

上次宁然来卖的药材,就是宁然特意留意过的,故意挑了没有味,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药材。

而这次,宁然有点自己的私心,就挑了好一点的。

单单就这次的药材身带药香这一点,就足够说明,它的品质比上次宁然来卖的药材好上十几倍。

宁然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看眼目瞪口呆,神情有些呆滞的胡莱。

“来估估看,这几头三七值多少钱。”

胡莱:“!!!!”

他差点没忍住爆出粗口。

估价估价,这特么还怎么估价?!

现在他面前的这药材,不是普通药材,而是三七啊!

要知道,整座中草堂,都没有一头三七!

就是他师父白先行——中草堂的老板来了,都不一定有底气估出这几头三七到底值多少钱。

更遑称他呢?!!

胡莱浑身都有点哆嗦。

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宁姑娘,这……”

宁然手里端着杯热茶,慈爱的看他。

“别怕,大胆说。”

胡莱:“……”

真是……操了。

他现在觉得,脑子有病的变成他了。

宁姑娘为什么不早点说她要卖的是三七啊?!

别说估价了,他现在都快站不稳了。

早知道是三七这么珍贵的药材,他先前就不那么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了!

这不是班门弄斧,自己打自己脸吗?!!

胡莱颤声道:“宁姑娘,还……还是等我……我师父回来吧……”

宁然微笑着看他。

胡莱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太丢人了!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