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告王铁林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3536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宁然冷笑一声,毫不示弱的睨过去,咄咄逼人的扫了眼。

“表姑,看在你是我长辈的份上,我才叫你一声表姑。”

“可你是什么样的人,这还需要我说出来吗?大家都乡里乡亲的,认识这么多年了,彼此是个什么脾性,不早就心照不宣了?”

这话一出,就有人偷笑一声。

“那可不!”

“宁家姑娘说的有理。”

“她张家人是个什么品,大家伙儿谁不知道啊。”

“要我看,就该李支书出面,给宁家姑娘做个见证,看看她要如何。免得啊,张翠芬仗着自己的年纪欺负人家小姑娘。”

“对对对!”

张翠芬听得差点面目扭曲。

在她看来,自家儿子这事都是不可更改的铁事了。

就算宁然那个贱蹄子是个会说的人,再怎么能言善辩,还能把这千真万确的事给抹过去不成?

既然是不能的事,她的赔偿铁定有,那她干什么还要抵赖?!

张翠芬气极反笑,指着宁然,皮笑肉不笑道:“行,我就看看,你还能说出个花儿来不成?!”

宁然扯扯嘴角,意味不明的看了眼张翠芬,转而看向身边的李支书。

“李叔,您这也听到了。今日之事,结果无论好坏,我宁家都接受。”

“我宁然只求支书您,给做个见证,当个公道人。若是最后她张翠芬儿子受伤一事与我,与我外公外婆皆无干系,还请李叔出面,莫要叫她张翠芬平白赖上了我家。”

宁然说的太理所当然,言之凿凿。

那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眼底又带着几分委屈,仿佛这事儿真的是被张翠芬给冤枉了似的。

李支书不由多看了宁然几眼。

他便点头,“自是如此。我今天既然在这里了,就是要为你们都主持个公道的。”

“那宁然就安心了。”宁然露出个笑容。

她身后,许玉珠忍不住拉了下宁然的手。

忧心忡忡道:“然然,你真的有办法吗?”

宁然拍拍她的手,话语中似乎带了能使人绝对相信的力量。

“外婆,别怕,我不会叫任何人诬蔑我们的。”

许玉珠是相信自己小孙女的。

但是……

许玉珠看了眼张翠芬凶神恶煞的模样,不免又担心起来。

她身边,宁成晖就安慰道:“咱然然已经长大了,自有主意。”

说这话时,宁成晖不免既欣慰,又有点心酸。

许玉珠一向听宁成晖的话。

宁成晖都这样开口了,许玉珠只好按捺下心底的不安。

对面,张翠芬不耐烦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今天任你怎么说,这赔偿,可别想赖!”

“谁说要赖了?”宁然轻笑几声。

张翠芬看她,“那你废话什么?!”

宁然往前走了一步,气定神闲的睨着张翠芬,神情有些冷。

“张翠芬,你确定你要个说法?”

“当然!”张翠芬得意的双手掐着腰。

反正不管怎样,这事儿都是她占理。

既然如此,她干嘛不把这事儿做的好看点,给自己多挣点名声?

宁然就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翠芬。

“表姑,我这样叫你,还是把你当成亲人的。我且先问你一句,今日,如果你儿王铁林是莫名受伤,你会善罢甘休吗?”

“善罢甘休?你觉得可能吗?”张翠芬冷笑道。

宁然道:“真的不能善罢甘休?”

张翠芬不耐的翻了个白眼,“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是你家亲人受伤,你不心急是不是?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贱蹄子这么毒?”

听见这话,周围人看着宁然的眼神顿时就发生了点变化。

其实,仔细想想,张翠芬这么咄咄逼人,也是能理解。

宁然却生气,依旧是气定神闲的。

说出来的话却格外淡:“看来,我叫你一声表姑,表姑是不把我们当亲戚了,竟然还想要赶尽杀绝。”

张翠芬的耐心已经用到了极点。

“发生这种事,别说是亲人,家里人都不成!我非要给我儿子讨回个公道不成。”

话落,张翠芬恶狠狠剜了宁然一眼,“死丫头,我告诉你,你别想老娘会心软!”

闻言,宁然蓦地笑出声。

张翠芬一怔,“你笑什么?”

宁然定定看着张翠芬,面上神情显得有些受伤,“我本来还想着,若是表姑还有点善心,还把我们当成亲人,我就退一步,不说出那些了。可没想到,表姑竟然是这样狠心的人。”

张翠芬没听明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宁然只摇头,“看来,今天我是必须要说出那些了,不然,我外公外婆岂不是白白被讹了去。”

她说这话时,神色既委屈又勉强。

倒像是真受委屈了不成。

周围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暗自想,莫不是张翠芬真冤枉了宁成晖已经不成?

下一刻,宁然就猛的转身面向李支书,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力道之大,疼的宁然脸色差点扭曲。

李支书顿时就被吓了一跳。

不说他,包括张翠芬在内的所有人都被猝不及防的吓到。

李支书连忙伸手去扶宁然,“你这丫头,跪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宁然却坚决的拂开李支书的手,眼睛一眨,豆粒大的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

“李叔,您看,张翠芬不肯放过我家,事到如今,我是真的不能不说了。”

许玉珠心疼的蹲在宁然身边帮她擦眼泪。

就是她,都不知道宁然这是想做什么。

李支书皱眉看着宁然,见她伤心不似假,也顿住拉她的手,道:“有什么委屈,你尽管说就是,我一定会给你做主的。”

宁然等的就是李支书这句话。

她深深吸了口气,大声叫道:“李支书,我要告张翠芬儿子王铁林,他骚扰我表妹张玲兰,还对她使用暴力,动手逼她!”

听清楚宁然说的是什么,李支书顿时就瞪大眼睛。

不止李支书,周围的人都呆在了原地。

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许玉珠和宁成晖都被震到了。

他们别是听错了吧?!

不远处,张玲兰一下子就睁大眼睛,目光死死盯着宁然,像是要在宁然身上盯出个窟窿来。

这……怎么会这样?

宁然她没说要这样说!

她不是这样告诉她的!

张玲兰浑身都哆嗦起来。

她下意识就想张口说宁然是胡说八道。

随即,身上还存在的疼痛就制止了张玲兰堪称找死的举动。

不!她不能打断宁然!

不然,宁然一怒之下,不会给她解药的。

那她明天就会死!

张玲兰死死咬住下唇,逼自己低下头。

众人缓缓反应过来,下意识去看张玲兰一眼。

待看到张玲兰状似“羞愧”似的低着头,一副不能言说的模样,心头都恨恨跳了跳。

张翠芬明白过来宁然说的话,人顿时跳了起来。

“宁然,你乱说什么!你竟然还诬蔑我儿子,我要扒了你的皮!”

她愤怒之下,火气一下子就上了头,叫嚣着就要扑向宁然。

宁成晖和许玉珠连忙挡在宁然身前。

李支书眉心一抽,厉喝道:“站住!”

张翠芬浑身一颤,顶着李支书凌厉眼神,迫不得已停下,愤愤瞪着宁然。

李支书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低头去看还跪在地上的宁然。

沉声问道:“宁家丫头,你可知你说的是什么?”

宁然毫无畏惧的挺直腰板,“知道!”

她扭头看向怒不可遏的张翠芬,定声道:“李叔,她家王铁林就是个混蛋!早就上学的时候,王铁林就经常招惹欺负学校里的姑娘,偏偏王铁林生的五大三粗,又打人,下手贼狠,那些闺女家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

“而且,谁不知道张家一贯泼辣不讲理,谁敢去跟他们家理论啊?!”

李支书只觉额上青筋直跳。

张翠芬被气的差点昏厥:“胡说八道,全是胡说八道!”

宁然就冷笑一声,“李叔,我有证据,前不久,王铁林就因为欺负一个小姑娘被发现,还被人家家里人恨恨揍了一顿,给送到县里医院了!这足够说明王铁林的人品有多恶劣!”

张翠芬猛的抬头看向宁然,心里突突的。

宁然那个贱蹄子怎么会知道这事儿?

不知为什么,张翠芬越看宁然越眼熟。

而周围人在听到宁然的话后,眼神瞬间不对味了。

“原来是这样。”

“我说,我上次怎么在县里医院看到张翠芬带着她儿子出入呢。”

“操,要真是像宁然丫头说的,那王铁林也太混账了!”

“就是,怎么还能做这样的事呢?”

“这可是要遭天谴的!”

李支书一愣,眉头紧拧。

“还有这事?”

宁然应道:“没错!所以,李叔,我说的是真的!”

李支书就皱眉问道:“那你说的要告王铁林欺负你表姐一事,又是怎么回事?”

那边,宁清凤猛的回头,狠狠在张玲兰身上剜了一眼。

张大柱一怔,压低声音连忙问道“铃兰,这是怎么回事啊?”

张玲兰咬着嘴唇,闷不做声。

不到最后,张玲兰不想说话。

可她心底里又明白,这次,她是一定会被宁然给拉下水的。

偏偏,她现在有把柄被宁然给攥着。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