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宁然就像是一颗纽扣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2325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宁然听完,顿时就怔住。

医药局,她是知道的。

中央为什么不希望医药局成立啊?

她记得,再过几年,她师父就会来请梁正英出山,回京都去,与他成立医药局,为的就是华国医学界的发展,还一度找了京都顶级学府很多能够学习西医的人才重点培养。

如果中央不希望医药局成立的话,那后来她师父郑锦源为什么会来请梁正英呢?

宁然想不通,就问顾季沉,“顾大哥,中央不希望医药局成立,仅仅只是因为不希望我老师回京都吗?他们为什么不希望我老师回京都啊?又为什么不想再看医药局成立?”

顾季沉看宁然一眼,道:“因为医药局的解散另有原因。当初梁家出事后,医药局也出了事,不仅那项所谓的研究成果丢失,也有很多医学人才失踪。中央只知道是有人盯上了医药局,但一直不知道是谁,也没有找到过那些失踪的人。为了避免再度发生这样的事,中央索性直接不再成立医药局了。”

宁然讶然道:“人才失踪?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中央真的就一直没找到过吗?”

顾季沉点头,“当时京都江家出事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致使京都当时的秩序非常混乱,很多人疲于奔波,为自己找脱身的办法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注意医药局的那些人才还在不在?中央当时也在紧急处理江家的事情,更加难以分心于医药局。以至于,当大多数事情过去后,中央开始整顿京都恢复混乱秩序时,发现医药局的出事已经晚了,医药局的损失也已经无法挽回。那些人才失踪的时机很恰巧,中间很多势力层层相关,但因江家被接连撸下马,也就出现了断层,消息流通不及时,也难以寻找。故而,至今,中央一直对那些医学人才的踪迹无从得知。”

那时,京都的损失难以估量。

只是一个医药局,华国便已经大伤元气。

在没有找到事情真相前,华国怎么敢再重开医药局?

万一被背后的那些不知名的势力再度盯上怎么办?

现在的华国承受不起那样饿损失了。

宁然不由皱起眉来。

她发现,无论是赵天岭赵家的出事,还是梁正英梁家的出事,亦或是现在听到的医药局,都与那个传说中的京都江家联系到了一起。

一个江家,就把所有出事的人串联在了一起。

那么,当初的江家到底有多盛极一时,风头无两,江家出事又有多么严重,能令江家出事的幕后之人又是谁,有多大的能力,简直就是细思极恐。

意识到这点时,宁然几乎出了满后背的冷汗,有股阴寒的凉意从她脊椎尾骤然出现,蔓延至四肢百骸,如骨附蛆。

宁然定了定神,又问道:“顾大哥,那你知道当初医药局的那个研究项目到底是什么吗?”

顾季沉摇头,声音低沉:“关于这个,只有中央顶层的少数人,以及当时掌管医药局的梁家、郑家、徐家三家的掌权人知道,对外界是绝对保密,不得透露任何消息的。”

宁然眼底掠过一丝疑惑。

关于这个,上辈子她从未听她师父提起过。

她师父郑锦源倒是有几次试图说服她回归华国,为华国医学界出力,但当时她身在那个神秘组织,压根脱不了身,只能不了了之。

华国会有什么医学项目,是需要保密至此的呢?

后面十几年里,她也没有听说过华国有公布什么重大的医学成果。

宁然微眯起眼,“那我回头,问一下我老师。”

顾季沉闻言,却道:“你老师梁先生不一定知道。”

宁然很意外,“为什么?”

顾季沉解释道:“当时医药局掌权的,分别是梁家、郑家、徐家的三位老爷子。但梁家出事的时候,你老师梁先生的父亲被刺激的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卡去世了,有没有及时告诉你老师,还未尝得知。徐家那位老爷子当时为了能保住徐家,主动自缢,以求中央给徐家一线生机。郑家老爷子郑锦源倒是尚在人世,可他这些年低调行事,也一直被中央派人监视着,很少接触外人。”

听见这话,宁然心底陡然升起一种苍凉的沉重感。

光是听着顾季沉的这几句话,都能想象得到那一段岁月里,到底有多阴暗痛苦。

又何况是当事人?

宁然沉默了下。

好半晌,才道:“那我找机会,旁敲侧击的问一下吧。没有机会,就略过这件事,反正……现在和我还有我老师也没关系了。能不想起那段记忆,就不想起。”

也是到现在,宁然才明白,为什么以前的梁正英那么抵触京都。

顾季沉顿了顿,却是叹了一口气。

“宁然,你不可能与这些事情无关的。”

“什么?”宁然疑惑的看向顾季沉。

顾季沉温声道:“将来你要回京都,代表的是你老师梁家,到时候,你定然会面对那些人,那些事。我现在跟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其实顾季沉也不明白。

他甚至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觉得宁然仿佛天生就该属于京都,不可能会避过那些事情去。

又好像,宁然是某些事情的纽扣,只有她去了,那些尘封已久的陈年旧事,才能得以雪清。

这感觉实在荒谬。

当然,只要与他在一起,宁然也会早晚都得面对京都的那些明朝暗涌。

顾季沉自然希望宁然能在他的羽翼下,他可以保护好宁然,但他更明白,他看上的小姑娘,绝对不是一个愿意一直被他护着的人,小姑娘可以变成与他并肩的雄鹰,与他一起从容面对。

这令顾季沉又是骄傲,又是心疼。

宁然的手不自觉的摩挲着手腕上的银镯。

那真实的触感令宁然稍稍放心。

才一会儿工夫,宁然便露出了笑容,道:“顾大哥,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会有能力面对的。”

是为了她在乎的人,也是为了她至亲之人,她必须有能力面对,不能退缩。

说着话的时间,顾季沉已经开车带宁然到了和平饭店外面。

他停下车,微微侧身看向宁然,实在没忍住,抬手揉了揉宁然的脑袋。

“什么时候累了,就跟我说,我替你挡着。”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