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齐夫人心里很堵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2504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没多久,宁然再去医院时,就顺便去找了白先行和胡莱。

得知白先行将中草堂给了宁然,齐家人都很感慨。

齐浩更是难以置信,问齐夫人:“妈,宁然她才多大,能管好中草堂吗?白爷爷也太草率了,还不如给胡莱呢。”

经胡莱赌博一事出来后,虽然齐浩现在有点看不上胡莱,但也不得不承认,胡莱其实很适合管理中草堂。

至少,这几年以来,白先行一直忙于齐完康的病情,又东奔西走,收购草药,出外诊等,很少有管中草堂的琐事,基本上都是胡莱处理,包括接待处理那些难缠的客人,满足客人要求,修葺中草堂老旧东西,采办物资等,一直都是胡莱办理的。

一直到不久之前,胡莱也将中草堂管理的很好,没出什么乱子。

这就足以说明,胡莱是个管理方面的人才。

齐夫人听见齐浩的话,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

至今,齐原军和齐夫人其实都没有把齐家那些新产业,大半部分是宁然推动处理的事实告诉齐浩,齐浩只知道宁然有和平饭店的部分股权,并不知道宁然是直接参与管理的,更不知道宁然的能力远超他的想象。

想到前几天,自己丈夫还告诉自己的事情,齐夫人有些心累。

他们齐家其实很注重继承人的培养,在齐浩还只有十五岁的时候,便开始让齐浩慢慢的插手齐家的事情,学习如何经营,得到些锻炼,好在以后能放心将齐家交给齐浩。

可谁能知道,齐浩进步缓慢,四五年下来性子倒是赤诚,却并不适合狡诈丛生的生意场,能力也是远远没达到他们的期望。

齐原军想过要对齐浩严厉些,想让他快速成长守护起来。

而齐原军在涉及到齐家的事情上,向来立场极冷肃坚定,不容置喙,齐浩很怕齐原军。齐夫人当然心疼自己儿子那么辛苦,但她明大局,知道那是齐浩必经的过程,早一点经历,以后就能轻松一些,不至于跌太多跟头,故而很支持齐原军。

但每每齐原军想要训斥教训齐浩时,心疼孙子的齐完康总会站出来维护齐浩,驳斥齐原军说齐浩还小,没必要逼他太紧。

在齐完康的维护下,齐浩一直过得很……快乐。

却苦了齐原军与齐夫人,总是很担心万一以后齐原军有个意外出事了,齐浩撑不起来齐家怎么办?

要是以前,齐夫人还能开解自己,是儿子太小,等过个几年再教导也过得去。

现在不行了,因为宁然出现了……

有道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齐夫人每次只要想到,宁然年纪明明那么小,却那么聪明,这个时候就能和齐原军一起处理齐家商务,还不落下风,游刃有余,学的非常快,齐夫人心里就很堵。

这算什么?

宁然现在的年纪,比当初她儿子开始跟在齐原军身后,学习齐家事情时候的年纪还小呢!

齐夫人都不知道,她儿子得用多长时间,才能达到宁然这个程度和水平。

只要这么一想,齐夫人就气得很,看齐浩都不顺眼了。

自家儿子还比不过一个外人?!

齐夫人憋闷的瞪了眼齐浩,道:“你还问?有没有点自觉?你都多大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找黄经理,让他教教你怎么看账本!”

齐浩一脸懵逼:“???”

关他什么事?

怎么就突然说他了?

……

另一边,宁然去胡莱的病房时,白先行也在里面。

白先行大概是在和胡莱谈心,宁宁然敲门进去时,胡莱的眼睛都有些红,看上去很难受。

见宁然来了, 他们便停下了说话。

宁然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情,问道:“宁然,你怎么来了呢?”

宁然眼观鼻鼻观心,见他们情绪都还过得去,放心了些。

她过去在胡莱床边的凳子坐下,翻了翻胡莱的病历本。

“恢复情况好多了,我中考的时候,应该能考虑考虑出院。”

白先行和胡莱具是一愣。

宁然毕竟是清楚知道他事情的人,胡莱有些羞于见宁然。

加上他已经得知白先行将中草堂给了宁然,更是有种窘迫和难堪的感觉,心里很沉重,自惭形秽的想法更是清晰的叫他无法忽略。

胡莱想,过去,他总是努力将所有事情都做到更好,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些。

但到最后,却是他自己葬送了自己最初的路。

胡莱苦笑一声,道:“借宁小姐的吉言 ”

白先行若有所思的问:“宁然,你来,该不会只是为了胡莱的病情吧?”

他听说宁然最近忙得很,都没怎么有时间休息了,怎么会特地到医院来看胡莱?

宁然挑了挑眉,放下病历本,点头。

“不是。我有事想找你们。”

胡莱连忙道:“宁小姐有事直言。胡莱有什么能帮的,肯定会做到。”

话落,胡莱倏地想起自己现在躺在床上,连吃喝拉撒都是由师父白先行照顾,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不由低下头。

宁然看眼他,直截了当的说:“我一个人管理不了中草堂。白老板,胡莱,之前你们对中草堂很熟悉,我诚心请你们回来,帮我。”

白先行愕然看着宁然,下意识摇头,“宁然,说了中草堂是你的,那就是你的,我既然放弃,就不会再有想法了。”

胡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看了眼白先行,还是没说出来。

宁然:“……”

她不是这个意思。

宁然嘴角一抽,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对中草堂不熟悉,需要有人来带我,教我怎么做。白老板,就当是我聘请你和胡莱吧。中草堂比较特殊,对人手的要求比较高高。我现下是找不到人的。”

她定定看着白先行和胡莱,“就当是帮我的忙。我的事情比较多,很需要你们。”

白先行和胡莱一愣,看着宁然,久久无言。

白先行想 宁然有时候真的是心细如发。

他和胡莱以那么难为情的原因和方式离开中草堂,但是宁然却以他们很重要这么一个郑重而体面的原因又来亲自请他们回去。

给足了他们面子。

熟悉宁然的人都知道,宁然很少会这样敬重妥帖的对别人,除了那些她在乎敬重的亲人。

白先行之前还一直很羡慕宁然那么尊敬梁正英。

白先行心里一暖,看向胡莱,“你觉得呢?”

他现在,很尊重胡莱的想法。

胡莱眼睛一酸,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他连忙低下头,低声道:“我听师父的。”

如果还能回中草堂 胡莱是万分愿意的。

白先行闻言,便看向宁然,认真道:“宁然,谢谢你。”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