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他们好般配啊
书名: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作者:月下不追梦 本章字数:3551字 更新时间:2021/07/23 21:29:51

另一间包间里,齐原军看完后,走回去坐下,旁边就是齐完康,对面的是白先行。

齐原军的妻子坐在齐原军一侧,如出一辙的心情复杂。

沉默良久,是白先行先开了口。

“京都的人。没想到,今天来参加拜师宴,竟然会得知如此意外的消息。”

不但是京都的人,还是堂堂八一军区的团长,部队高官。

这份资历与权势,很多人穷极一生都可能没办法达到。

齐完康叹口气。

他原先竟然还想着查宁然的底。

幸好,他只是刚开始出手,还没往深里查。

这要是查到最后,碰上那位大佬的人手,被摆了一道,就是将整个齐家赔上,恐怕也不够。

齐原军默了默,问:“白叔,之后怎么办?”

齐完康抬手按了按隐隐抽痛的太阳穴,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同从前一样对正英与宁然就好,只是,往后需更加小心谨慎。不过,好在我们同正英一开始的交情便不错,只要将这份关系维持下去,以后齐家总不会差到哪儿去。”

“没错。”

白先行虽然一心治病救人,但那不代表他看不懂其中厉害关系。

“看这情况,正英应该是在等宁然中考,说不定之后会有离开的意思。”

他与齐完康交换了个眼神复杂的眼神。

当二楼所有人心思不一时,宁然这边就简单的多。

宁成晖和许玉珠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生气。

赵天岭与温涵涵还在包间里。

宁成晖忍了忍,对他们道:“小赵,涵涵,能不能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会儿?我们一家与然然有事要说。”

温涵涵缩了缩脖子,有点懵。

赵天岭神色微动,先开口道:“好。那我们等你们同然姐说完后再进来。”

宁成晖语气硬邦邦的道谢。

赵天岭礼貌点头,拉着还云里雾里的温涵涵出去。

这时候,周知事与林副局早就走了,陈兰生三人也同梁正英与顾季沉和陈奇进了218包间,走廊的众人在黄经理有意之下,都被请进了各自包间。

一时间,二楼走廊上没多少人,显得静悄悄的。

赵天岭也不用再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被省城的人给认出来。

他同温涵涵站在包间门口,若有所思的,身旁温涵涵有些出神。

实际上,赵天岭知道宁然竟然还认识部队高官时,是十足十的震惊。

赵家素来待在省城,基本上不与京都联系。

这些年来,赵家又在韬光养晦,鲜少过问政事时事,虽然消息还是灵通的,但对于早就发生重大变化,权势更迭复杂,叫外人难以看清的京都的消息,赵家其实并不知道具体什么。

而赵天岭从小被赵爸爸教导隐忍,为了防赵家那些死对头,本来就有些应接不暇,更加不可能知道京都的情况。

是以,赵天岭方才虽隐约意识到顾季沉不简单,其实并不知道顾季沉的身家底细。

他只是很震惊,忍不住猜测宁然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军方的人都认识?

就在赵天岭在仔细思索时,身旁温涵涵突然惊呼出声。

赵天岭立即抬头看向她,“怎么了?”

温涵涵的眼睛在发亮 拉住赵天岭的手,十分兴奋的说:“你刚才看见了嘛?那个帮然然的军人,他长得真的好好看啊!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赵天岭:“……”

他额上青筋直跳,好在温涵涵下句话就打消了他不高兴的心情。

因为温涵涵很激动的说:“他和然然站在一起,真的好般配啊!但是,他年纪有点太大了吧。看上去,比然然大好多啊!”

说后面的话时,温涵涵有些惋惜。

赵天岭嘴角直抽。

包间里,许老爷子一家都在。

他们看着意外的沉着脸的宁成晖和许玉珠,都有些不明所以。

“这是怎么了?”许老爷子皱眉,不乐意的问。

没看他曾孙女站在那儿动都没敢动吗?站久了多累啊!

再说了,今天这本来就是顶高兴的事情了,他曾孙女还给许家和宁家带来了那么大的脸面,认识那么多厉害的人,应该为宁然高兴和骄傲才对,怎么就还冷上脸了?!

许老爷子一家毕竟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只知道县城里刘局和院长就是他们一辈子都见不着的贵人了,能在宁然的拜师宴上看见他们,本来便很惊喜。

至于其他人,比如陈兰生三人,周知事与林副局二人,他们虽然知道他们也很厉害,但毕竟不懂时政,当然不如其他人感触深。

可这不妨碍许老爷子高兴啊。

他许家出了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后辈,还不允许他骄傲骄傲吗?!

更别提,今天还有团长这种想都不敢想的军人来啊!

许老爷子现在别提多么满意了。

他走过大半辈子,对其他什么局长啊,参谋啊,都不感兴趣,唯独对于部队的军人,有种天然的推崇和敬仰。

宁成晖和许玉珠沉着脸,没有理会许老爷子,只盯着宁然。

“然然,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还和那个军人有联系?”

这话一出,包间里的人都愣住。

许玉珠握紧手。

宁然心里快速思索,应该怎么对宁成晖和许玉珠说。

但她还没来得及想出,宁成晖用力闭了闭眼,开口道:“然然,你之前要求我和你外婆同你小姨家不再来往,我们都做到了。可你呢?外公外婆对你的要求不多,到现在也就只有远离部队和军人这么一条。难道只许你要求外公外婆远离别人,不准外公外婆要求你远离那些人吗?!”

这话说的极重。

宁然猛然抬头看向宁成晖和许玉珠,果然就看到了他们很难过的眼神。

许玉珠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道:“然然,现在,你都不听外公外婆的话了吗?”

宁然没说话。

许保民一愣,“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这样的话?然然她一直很听你们的话啊。”

杨玉兰也连忙道:“是啊,姐,可不能那么说,不然,然然得多难过啊。”

“她难过难道我们就不难过吗?!”

出乎意料的是,宁成晖倏地拍桌而起,声音甚至有些发颤,透出明晃晃的伤心与失望。

“然然,从暑假到现在,你问问自己,外公外婆的话你可还听?!你现在长大了,自己有主意了是吗?外公外婆都不能管你了是吗?!”

宁然心头一跳,“不是。外公,外婆,我当然听你们的话,只是……”

她顿了下,“顾大哥帮了我很多忙,还帮我救了外祖父,于情于理,我怎么可能同他断绝往来?”

“但外公外婆说过,那些人情,我们会替你还!”

“可是你们能还的,顾大哥并不需要。”宁然突然道。

宁成晖一愣,失重般颓然跌坐下去。

许老爷子一家一头雾水的看着宁成晖和许玉珠,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对部队和军人如此大反应。

许老爷子皱眉劝道:“然然说的也是实话,人家对咱们得恩情,哪儿那么容易就能还得清?玉珠,你们为什么那么排斥军人?”

许玉珠捏着手没吭声。

宁成晖闭着眼,“爹,这您别问了,我们是有自己原因的……”

宁然咬了咬牙,今天这拜师宴她是主角,一会儿就得出去同梁正英接待客人,可宁成晖和许玉珠这边,她不能不管。

思来想去,宁然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噗通一声重响跪下去。

这惊得宁成晖立即睁开眼睛。

许老爷子一家吃惊的看着宁然。

“然然,你这是做什么?!”

宁成晖目光沉沉的看着宁然。

宁然诚恳道:“外公,外婆,顾大哥他真的是好人。你们排斥军人,可能是过去在军人手上吃了亏,不想说,我不会非要你们告诉我。但请您二位相信我,顾大哥他同其他军人不一样的。”

“这样,外公,外婆,你们先同顾大哥接触一下好不好?如果接触了,你们还是讨厌他的话,那我无话可说,到时候一定按照你们说的,和他断绝关系。请你们先给顾大哥一个机会行不行?”

宁成晖和许玉珠脸色都很难看。

宁成晖一字一句道:“然然,你现在是为了一个外人跪下来?!”

“不是!”宁然立即摇头。

她默了默,道:“外公,军人们保家卫国,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尊重的对象。顾大哥几次三番的帮我,您和外婆却不明缘由的对他态度那么恶劣,这对他公平吗?我今天不求你们接受他,改变对他的态度。就当……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外公,外婆,你们给顾大哥一个接触的机会好吗?”

对现在的宁然而言,宁成晖和许玉珠,顾季沉,都同样重要。

她不想看到他们关系恶劣。

宁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让顾季沉能够同宁成晖和许玉珠和平相处,只是从心底里觉得,他们家同军人,仿佛本来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这感觉很奇妙,奇妙到只要宁然想到她有一天可能会彻底与部队绝缘,心里就会很难受。

可她其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部队。

宁成晖和许玉珠脸色更加难看。

他们还没什么反应,许老爷子已经受不了,叫许林去把宁然给扶起来。

生气的道:“干什么?干什么?我许家的后辈就不能同军人来往吗?!许玉珠,我当初怎么教你的?你忘了许家人必须根正苗红,起码要对党和部队有敬畏之心吗?!”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